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/ 玄幻奇幻 / 月下狼 / 第七章“宫里”人

第七章“宫里”人

章节出错了,点此刷新,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稍后再试。

  在看到木牌的那一刻,陆栩的心脏传来一阵炽热,脑中的呼唤声也来烈。
  “呼”陆栩吐出了一浊气,连忙制住想要抢夺木牌的欲望,沉心神,装作么都没有发生一。
  陆栩一直没有忘记,自是为了捡漏而来的,偷偷地望了一眼那个贩。
  那是一个穿穿黄长袍的圆脸中年汉子,面无,袍下是两截雪娇嫩的玉,浑透露出一股贵气。
  只见他正忙着向村民推销着自的品,无暇注意到自。陆栩下心来,脑绪纷飞,琢磨着怎样能够从那位黄袍贩那得到木牌。
  陆栩不动声地到小摊前,弯下量着面前的品,眉头微皱,内心狂震,眼底尽是错愕。
  只见面前的是各种瓶瓶罐罐,五彩缤纷的各头,还有木制品微微散发着芒。
  虽然眼前的东陆栩从未见过,但是对传说中的丹药,灵,法还是有所耳闻的。
  念到此,陆栩不由抬头量着摊主,细细量之下,陆栩惊讶地发现摊主旁气微微扭曲,散发着一股奇异的波动。这种异象就在李福达李树上也从未见过,难道这个黄袍小贩竟然达到了武道中练魂之上的境。
  陆栩不由对黄袍小贩产生一种敬佩的情绪,同时有一丝狐疑。
  一个武道者竟然会跟随队到处跑?这显然不可能,一个练魂之上的者,就没有学过文书,就凭这份实力都能够在华天国境内担一个一线护卫了。就是卖的全是宝物,但是也不应该跟着一群没有修炼过武道,满脑子都是利益的人游在各个村子跑。
  士农工,士在前,在后。虽说华天以武为尊,但是在各种工种里,人的地位最这无用质疑。就如同一个有些万家财的富豪却起了乞丐,这要说不奇怪的话,奇怪。
  这里头的定有隐情,但这就不是陆栩这个乡村少年所能得猜测的了。
  原本陆栩是想着,如果黄袍贩并不道木牌的价的话,或许可以忽悠句,用怀中的两颗银豆儿把木牌买到。
  如看来,这明显是行不通了。不说黄袍贩的见识与之陆栩谁广泛,就说这一摊奇珍异宝,也不是陆栩这样一个偏僻村庄里的少年能够买得起的。
  法就是练武达到练魂以后方能使用,有着各种功能物。在村里说书人孙泽生孙爷爷的故事中有提过,比如可载人的飞剑,可变成小大小的印章,可装万物的玉瓶……
  说李福达有一法,为纹匕。作为李福达儿子唯一的朋友,陆栩有缘见过这一法,那是一柄小巧的匕首,首宛如玉,遍着的纹。而柄则是一种陆栩从未见过的材质,犹如铁,但是却无时无刻散发着热气。
  李善文曾对陆栩说过,这柄匕首是李福达在他神秘的师傅里得到的,在李福达中可由一柄变为数柄匕首。这提起了陆栩的兴趣,但是陆栩也试过,那柄可一变多的匕首在自的里却发挥不了那种神奇的效果,也就比普通匕首稍微锋利了一些。
  虽然陆栩不道法的价格,但是在孙爷爷所说的这些有着神奇功能的东,肯定不是现在的自能够买得起的,也不是现在的自能够触的。
  想罢,陆栩不由眉头微皱,轻轻摇头,转正要离开。心里有些不舍,并不是说想要得到一两法,陆栩心中的不舍,只是想要道那对自传来呼唤声的木牌到底对自到底有么作用,会是跟自上圆月时地妖气有关吗……
  在一旁的黄袍贩双叉于胸前,戏谑地看着焦头烂额的陆栩,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。
  看着陆栩转正要离开,黄袍贩张开,一道分辨不出男女的中性声传出:“公子可是将要参加这一次的乡试呢?”
  陆栩自然不会是么富贵人家的公子,黄袍贩这样称呼是因为士农工,华天国的份等级森严,作为人阶级的黄袍贩对陆栩这种有功在的士子,理应尊称一声公子。
  陆栩带着一丝惊讶过了头,不仅惊讶黄袍贩会住自,惊讶于他的声。陆栩不由想到黄袍贩面貌征,难道是“宫里”少一腿的那一人?还是只是声长相有些。
  不,如果只是体征或者声只有其一,还不足为奇。而两样凑一起,这位黄袍贩铁定就是宫里的人了。“宫里”制度森严,犯了错要处死,没有赶出宫这一条。
  凭陆栩怎么聪慧,也想不出“宫里”给了黄袍贩么务。而“宫里”离陆栩远远了,不由陆栩乱想。
  陆栩连忙敛心神,理了下衣衫,对黄袍贩微微欠道:“免姓公子,鄙人姓陆栩,陆乃字陆,栩是木羽栩。正如大人所说,将于霜降参加本次乡试,敢问大人所谓事?”
  在道黄袍贩是“宫里”的人后,陆栩也不敢在其面前摆出士子架势,让其以公子称呼自。毕竟对自来说,黄袍贩的地位高了,背后的能量就连个村子也不能承。
  但是陆栩也不会意去讨好,摆出悲屈的姿态。为读过圣贤书,有些士子之的陆栩有着自的骄傲。
  黄袍贩在看到陆栩这副态度,道陆栩看出了自的“份”心里一松,玉从袖伸出,轻轻一摆,意陆栩不用多礼。
  同时用另一只拿起摊位上的一对木质的灵鸟,露出一个妩媚的微笑,柔声道:“吾姓吴,你可吾吴或者吴生。”
  吴摆了下里的那一对灵鸟,着说道:“陆哥儿可道法,可想要这一对法,啊?”
  陆栩一脸错愕……
“这么直。”
热门推荐
轮回乐园 指点考古队,竟被当成盗墓贼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从执教皇马开始 混沌剑神 偷偷养只小金乌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我有一身被动技 修仙女配拒绝炮灰剧本 领主什么的无所谓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