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/ 武侠仙侠 / 异类修仙玩家 / 第七章 面板升级

第七章 面板升级

章节出错了,点此刷新,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稍后再试。

  “秘籍是可以重观看的,我可以向你们,只要拿到了秘籍,我们可以互相之间传阅。不用担心人会不让自看,有违反这个规定的,大家一起杀了他!”
  作为佛医圣下面这兄弟的老大,肖老大么早已经没有人记得了,他留给人的响就是调隐忍杀戮!
  次执行务,他都会异常小心的一切有关标的何息。虽然他拥有着大的力量,但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,这是他一直很少失败的重要原因。
  “五禽戏的熊戏我们不是没有见过,的是大开大合的路子,是没有修炼多久的人,爆发出来后一气血旺盛,不输猛虎,”
  肖老大沉声说道,
  “但是,刚明明是一股子幽冷的气息,这很奇怪。甚最初小师弟死在这里也很奇怪,他虽然入门最短,最为谨慎不肯多练,但是也修炼了三十多年,怎么可能会一个凡人县令所杀?”
  “大家也不想阴沟里翻船吧?所以,么上门去,横推一切的念头都给我,万一草惊蛇了,坏了我们大家伙的好事,我绝对不会过他!”
  说着,他如剑锐利的看向了吴老二和吴老三,后两者讪讪一笑,也不敢搭话。
  片刻后人量了一下调查的方向和位置,这各自散去....
  而与此同时,府衙内的大堂里。
  王凯面阴沉的坐在座位上,一言不发。
  师爷叶仁龙和县尉华德分坐在他的两侧。都是脸沉重。
  “萧家五老?谁这么大笔?居然请得动这种层次的者?”
  叶仁龙的声隐隐地有些苦涩,甚还带着一丝丝的惶恐和无奈,
  “上皇亲国戚下平头姓,就没有他们不敢接的务,不敢杀的人,他们五兄弟实力之恐怖,我本无法想象。大人,这情报当吗?”
  “情报来源当,文书我已经认过了,”
  王凯沉声说道,
  “萧家五老已经不问俗很多年了,传闻中他们应该已经去了外,寻找上一层路了,这次他们想要出,我也是没有想到的。”
  “不过,令我想不通的是,黄之物对于他们来说本没有用,想要请动萧家五老,少要天材地宝,对于武高来说也十分珍贵的东。”
  “我们王家城一来没有盐田,二来也没有么天材地宝的传闻,除了个矿之外可以说和那些乡下没有何区,一年总入也不过数十万银。居然会有人愿意以天材地宝为代价,来买我的命.....”
  “怕么,传闻终是传闻,如果这萧家五老的有这么厉害,为何不当个皇帝老儿来玩玩?就他们沉醉修炼,皇帝的权势的铁了心去,有么不到的?”
  县尉华德冷哼一声,他舔了舔自的嘴唇,眼神中好战之意简直就要喷涌而出,
  “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,反正已经盯上了,你觉得我们投降人家就不杀我们了吗?还不如拼一把,我们三个一流高,就是面对人军队,就能够将其重创!”
  王凯既不反对也不赞成,他只是用自的轻轻地敲着高堂上座椅的扶,昏暗的蜡烛灯下,他腕内侧的血红蛇型纹路,一闪而过,看上去阴森而诡异。
  “好臭!”
  季不觉刚刚从化粪池中钻了出来,以掩鼻,用力地在自面前挥了挥,好让这股子恶臭味消散少许。
  也不知道府中发生么事情了,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反正原本硕大的府衙内静悄悄的,么声都没有。
  此时已经是夜上枝头,也就后院的小巷中挂着的灯笼能够依稀地传递过来少许芒。
  不过,季不觉可没有点困的意,他辨认了一下方向后,急匆匆地朝着大书房的方向去。
  他现在对于面板新出现的功能十分好奇——代价可转移!
  凡是修行必有代价!
  这句话就是季不觉这个新人也听到了好多遍了,他甚隐隐地有些猜测,这所谓的修仙者和前记忆中那些仙风道骨的仙人有着很大的不同。
  “如果说五禽戏中,褪去人型变成猛兽模样会有人接的话,那么最后心性和神智变得也和猛兽一样,就不太会有人接了。”
  “修行者,本就求一个纵横天地间,长生逍遥自在,如果连自的神智也没有了,变成了五种禽兽的心性,那么纵然能够无敌天地间又如何,终是一场!”
  “不过,我应该可以转移掉这种修行的代价对,就是不知道要怎么了!”
  说着,是以季不觉的心性都觉到了一阵激动,面板能够到的事情,简直和嫖没有么区啊。
  很快,季不觉就来到了大书房,他将原本悬挂于墙壁之上的熊皮下,而后看着这一块熊皮泛起了嘀咕,
  “所以,这东竟要怎么修行?”
  正嘀咕间,季不觉突然发现,自中的熊皮好像有了少许变化,熊皮内侧的早已经风的脂肪层却好似凭出现一个个黑的图形。
  仔细看去,季不觉将这张熊皮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下,发现有变化的好像就是熊皮之下的那层脂肪层。
  原本已经风的黑血管好似活了过来一样,宛若活体开始扭曲抖动,片刻之后,居然形成了一个个文字。
  只是这些文字十分奇怪,像是活着的一抖动扭曲,却还是能够让人看得写的竟是么。
  虽然这只是个五禽戏的一部分,但是里面的内可一样不少,基本可以分成两部分。
  一部分是开头的文字,记载着功法诀和要领。
  第二部分则是一个个用那种黑线条组成的古怪的姿势,只是看起来颇为怪异,不似人型。
  季不觉看了一会儿,这些图案因为是用那些活化了一的文字构成,故和动图似的,十分生动形象。
  端详了一会儿后,季不觉就发现了古怪。
  这是在模仿熊?
  不过,是看出这些古怪的姿势并没有么用,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动作,也要修炼后能够爆发出相应的威力。
  不过,凡是修行必有代价!
  有着相应效用的同时,修行者也要付出相应的代价可。
  令季不觉到惊奇的是,这种后果这么严重的功法,居然并没有隐瞒,反而将代价全部写了出来。
  “五禽戏之熊戏,欲练此功,足量熊血,已失野性不可,已死去多日不可,荒野山中野性最足的熊兽可。如用已经退去凡型的活熊鲜血佳。”
  “日正午之时,是修炼此法最好之时。服食一罐熊兽之血,修行熊戏则可事功倍。”
  “功法勤练不缀,有天赋者,三日可入门,而后逐练成五禽戏之熊力。练到大成者,可化凶兽熊体,铁皮铜骨,万军莫敌!”
  “若长服用有特种血脉熊兽之鲜血,修行者有天资过人,则功法大成之时可领悟一两门与熊兽血脉相关的神通。”
  “注意:修炼此法,决不可触碰人血人肉,不可女,不可杀生,不可动贪念,不可入红尘,不可碰官气与帝皇气。一旦触犯,异气入灵台,心魂刻失守,转瞬将彻底脱去人形,化作“熊魔”之流妖魔诡物。”
  随季不觉看了一眼自的面板,这用文字备注的东居然和面板提的差不多,只是面板的提加详细罢了。
  “好一个阳谋!”
  季不觉摇了摇头,这熊皮上记载的东,将五禽戏之熊戏的效用和忌讳都注明了,并没有隐瞒。
  但是,是这样,则发显得恐怖。
  这么多禁忌,只要触犯了一条后果就是化作妖魔。
  不能够女,不能够杀生,不能够动贪念,不能够生活在红尘中,不能够在官府和皇上的管辖下.....
  “所以,如果修炼了这种功法,岂不是只能够去道观或者寺庙里了?那修士恐怕也没有好心,医圣之恐怕是为了宣扬这功法故意传播开的,”
  季不觉摇了摇头,心中有所预,恐怕自知道了部分相,
  “能够人尊称为医圣,怎么可能不入。既然入了,又怎么可能不沾染红尘气呢?提病人难免有个伤么的,人血又怎么可能不沾染。”
  “但是人愚昧,总是抱有着侥幸心理,总是认为自就是那个独一无二的。而,全篇本没有提何对于体质或者灵魂有特殊要求,这是一个隐藏着的大坑,这种东,只要流传开来,一定会有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尝试一番。”
  “最后的结果就是,这种给隐的道士或者和尚修行的功法,让一帮子沉浸在红尘气中,着帝王管辖,同时又有着情欲的凡人修行,肯定会弄出一大帮有着五禽之力的妖魔.....嗯?!”
  季不觉一下子明悟了,他眯着眼睛,盯着自上的这块熊皮,一时间神情摇摆不定,
“所以,这东最初就不是给人来修炼的,而是要用来制这些拥有着五禽之力的妖魔?!哦,有意,这就是五禽之祸的相吗?”
热门推荐
择日飞升 极道天魔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大乾长生 渊天尊 我的信息修仙人生 纯阳剑尊 出场就满级的人生该怎么办 仙者 五仙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