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/ 玄幻奇幻 / 我用阵法补天地 / 第1735章、酉兮钴玛

第1735章、酉兮钴玛

章节出错了,点此刷新,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稍后再试。
        陆风冷静之下,心中已有决意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此番离开沽镇,当不优赶赴曲阜山,而是最紧急的事情而定,一赶赴战宗,去寻楚云荆会上一面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除了是因关切君子默伤情以及大陆局势外,还有着薛紫儿的这层顾虑在,自沽镇赶赴战宗的途中,是可以顺道上一遭紫霄山的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无极宗同样也在此路径不远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待得处理这些事情,离开战宗之后去一一看望一众弟子以及夜羽堂众,当最为合适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毕竟,以他如悬红的处境,眼下活着来的消息势必会传开,堂而皇之的直接去寻一众弟子或者夜羽堂众,不准会那些宵小盯上,引起不必要的牵连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陆风于心中盘了一番后,开同江若云、叶梵等人代了自的计划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本想着兵分两路,让得叶梵一将玉菩佛燧送去给宁香,但却遭到了后者毫不犹豫的拒绝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叶梵听闻后佯怒喝道:“老陆,你这可就有些不够意了,到底还当不当我作兄弟?自个跑去寻无极宗出气?如此畅快的事情怎能不带上我?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当日你和云妹子在兽谷遭那贼人的计,我没能帮得上忙,朝怎么也得上我一份,我此前听老唐陈述那日的经历就对那老畜生十分不爽了,亲结果了他不可!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唐挺直杆朝着陆风这边迈了一,没有言语,但意却表达得十分明显,也让人到了发自内心的那股子坚定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他俨然也是不会坐视不管的,必然要同行上这一遭,不说于那老东同样愤懑万分,单是考虑到为民除害扫除奸魔他不会袖旁观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何况,无极宗本并不弱,他心中是怎么也不心由着陆风一个人去面对的;
  
          在他看来,陆风如的实力虽然横了许多,无极宗上下怕是很难有威胁到他的存在,但考虑到无极宗这等卑劣势力,不准有着么下三滥的,还是有人同行彼此照料为好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江若云就不用多说了,俨然一副风哥哥去哪里就去哪里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陆风无奈于叶梵等人的‘势’,只得妥协下来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    数个时辰后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陆风一行帮着驱逐了一番混乱的众多凶兽,看着沽镇局势趋于稳,无过多停留,仅是同苗秋芸道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待得廉禾生后知后觉找寻过来想要邀请陆风一众留下参加庆功宴时,后者早已不城内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苗秋芸在陆风等人离开后,情绪显得有些落,这些天的相处下来,早已无形之中对陆风众人形成了一份隐晦的依赖,一直在一起时倒还没觉么,而陆风等人的离开,让得只觉不管排多少护卫在旁,都觉得没那么的全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赶去沽镇外不远处的临旁小部落的陆风一众,也在提及着苗秋芸的处境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虽说对于苗秋芸日后的境遇意见不一,但于腹中胎儿的将来,陆风等人的意见却是出奇的一致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自沽镇朝的局势来看,以往对立的苗家和廉家俨然有了和睦处的趋势,加上苗秋平对于这个妹妹的重视疼爱,未来的沽镇,定是属于苗秋芸腹中这个孩子的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只要这个孩子天赋不是奇差,定将会培育成沽镇领军人物,一统沽镇楚河汉的对峙局面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这虽说是苗秋芸的一场意外所致,但其实也是大势所趋,就没有这个胎儿,苗廉两家也大概率会捆绑在一起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毕竟只有拧成一股力量,能好的抵御外来势力,避免君家之流的势力渗透入侵,搞得沽镇上下乌烟瘴气乱成一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唐在提及苗秋芸腹中孩子时,不禁还浮现出了分羡慕之,以他的话而言,不管是苗家还是廉家可都有着天魂境后息魂师的存在,苗秋芸的这个孩子,自出生的那一刻起,少有着两天魂境后息魂师以及一众天魂境前息魂师的庇护育,未来的成就定远超常人,甚不会弱于寻常的二三流势力核心弟子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唯盼着不要行岔路,当个正值正义的人好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一处隆起的黄沙坡地侧面,陆风一众停下了脚,看着远处驻扎的部落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陆风犹豫的看向叶梵,“前面应该就是酉兮钴玛所在的部落了。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叶梵会意,毫无所谓的耸了下肩,“你们管去就是,不用顾及我,我还不于心眼小到记恨一个已死之人。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说着径直向一侧,一副在此等候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陆风轻叹一声,继续朝前去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若碍于魂誓之故,他还不想抽出闲去掺和这样的事情,还是履行着一个是敌对之人的嘱托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唐同样气愤,但气愤之余又不免有些好奇:“老陆,你说那个酉兮钴玛的小孩,的只是苦尘沙那厮的徒弟吗?该不会是他在外的私生子一吧?要如此,咱们帮着传道,不助纣为虐?可又搞出个像苦尘沙这样的恶人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陆风叹息道:“顾虑这些也没用,当日虽说苦尘沙存着一些计,但我们立下魂誓不假,也实从他中知道了解除瓷灵鬼蔓剧毒的法子,而帮着将他残魂敛入的纳给他定的徒弟,也是对当日因果的一种结,未来如何,就给未来去吧;若心不下,那头咱们来一趟,若这酉兮钴玛修炼有成后道为恶,咱们出解决了是。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也正因苦尘沙与叶梵之间的恩怨,陆风在来此部落前,会流露出那犹豫之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,若不是苦尘沙的追杀,叶梵也不于逼入得浮沙螺都,不会有后边死一生的无渊冥经历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叶梵虽然看似坦然,但陆风和唐尽皆明,他于此事上定还是存着分芥蒂的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    陆风一行来到部落之中,相较于沽镇而言,这个部落就犹似普通城镇的郊外小村庄一样,人十分稀少,充其量不过十来号人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四来往的部落族民瞧见他们的出现,都带着分警惕之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面对陆风有意想要上前听,也都纷纷一远了开去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这让得陆风颇为尴尬,只得自找寻起苦尘沙中那个孩子的所在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‘年纪约莫十五、岁,左边脸上有着一条刀疤,常年绑着一头麻小辫……’
  
          按说此特征很好辨认对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但陆风一行一连对照了数个相仿岁数的年,却都无一能对应得上,部落中的小孩,好像大多都梳着麻小辫,许是这里的民俗习惯,单是靠着刀疤一条线索,实在有些困难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这让得唐不禁有些烦躁起来,都想着要不要逮个族民好好听一番之时,一道细微的吵闹动静自部落后方极远处传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听动静像是个孩童的吵闹声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陆风三人相视一眼下,一致朝着动静传来的方向寻了过去,想着询问部落中的孩童,应该能易找到那个酉兮钴玛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但当来到动静传出的区域时,却是愕然发现,竟是一群十一二岁的孩童,在联合起来欺负另一个差不多高的孩童,那欺负的孩童已经围殴踹到了一侧的残垣断壁之下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四奚落嘲笑的声此起彼伏,尽管听上去恶毒难听不已,但却又不乏带着孩童烂漫的天性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小野种!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有爹生没爹养的小野种。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竟然还敢偷钱,偷到你姑爷爷头上来了!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那群孩童纷纷上前,又一轮殴开始;
  
          的孩童蜷缩在地上苦苦撑着,但却没有吐露字,如狼阴狠坚决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实在不住那份伤痛下,个子蜷缩得紧了分,借着一侧残壁掩护,减少着踹伤的部位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呵啐~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那伙霸凌的孩童见踹得不过瘾,纷纷朝地上的那人吐起水,领头的是嚣张的爬上了那处残壁,当众褪下裤子,朝着落蜷缩着的那人尿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陆风看不下去,沉着脸出面制止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散发的冰冷气势会吓退那些孩童,但却发现,那些孩童仅是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继而都不屑的远了开去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离开的时候还不忘朝落的那人奚落:“小杂种,居然还会有人帮着你,这些个外来人莫不是你阿母在外的野男人不成?日你命大,头来寻你要钱。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陆风因为那些孩童无遮拦的肆话语涌上一丝怒火,但念在都是一群涉未的孩童下,懒得去计较太多,也无暇去理会他们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因为,就在他靠的那瞬间,晰的捕捉到了落处蜷缩着的那孩童的貌,郝然正是他所想找寻的那个酉兮钴玛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因为殴欺负,本该是麻小辫的发型已经凌乱不堪,不过左边脸上的刀疤却是十分醒;
  
          酉兮钴玛的貌看上去明显比之前那些孩童要老成不少,实像是十五岁年的长相,但形体貌却全然看不出差异,十分的矮小瘦弱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唐俨然也没想到会是这情景下寻到酉兮钴玛,顿时于前的顾虑少了许多,一个能比自小那么多年纪的孩童围殴欺负,足可见其性情的软懦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但同样的,这性子的人虽说老实,但内心阴暗面一旦激发,也是很有可能成为恶人的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是以,唐拦下了想直接上前应付性成务,进行传道的陆风,想着进一观望一番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酉兮钴玛这时已经从落起,垂着头扫了一眼相救自的陆风,没有过多的激话语,仅是神冷漠的道了一句:“我偷的钱,是他昨日从我里抢去的!这本该就是我自的钱!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陆风一怔,没想到此节骨眼下,酉兮钴玛想得竟会是解释事情的缘由,自那份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唐同样为这一幕所惊,心中于酉兮钴玛的印象好转不少,一个连‘’都如此重视的人,想来不会恶到哪里去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他好有个性呀,”江若云是直接表了欣赏之意,蓦然觉得眼前的酉兮钴玛那份不卑不躁的劲头,有点像自小时候在江家的时候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陆风见酉兮钴玛解释后径直离去,并没有选择出声拦阻,而是迎合唐之意跟在了后头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酉兮钴玛挺着殴的躯来到了一处废墟碎堆之中,徒翻开了一块碎,从中出了一个馕,里头存着的郝然正是前那番事件所涉及的那部分钱财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酉兮钴玛紧紧握着馕,眼眶湿红的吼道:“这是阿母仅存的治病钱,就死,我也不会给你们的!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陆风一怔,唐和江若云也是酉兮钴玛的话语所惊,他们终是领会到酉兮钴玛前那坚定眼神的缘由,原是牵扯着阿母的病情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唐心中于其好生,“老陆,要不过去传了吧,这样赤子心性的小子,不大像是会变恶人的存在。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江若云认同点头:“如果他能得到苦尘沙的那部分传承,不准有了实力能好的自处,也能少些人欺负的局面。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陆风听言暗自表认同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待得三人出面次来到酉兮钴玛面前时,后者连忙藏起了中的馕,一副警惕决死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陆风甩出苦尘沙的纳,直言道:“这是你师傅我们留给你的,里头应该有他留给你的传承,有了他,后你不会何欺负。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酉兮钴玛明显愣了一下,但脸上却并没有何惊喜,反而忧心问道:“我师傅他死了?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陆风一惊,俨然没想到酉兮钴玛第一时间开说的话竟不是激一,而是想到了苦尘沙可能出现意外;
  
          没想到生死大事于眼前这个瘦削弱小的年中说来,竟是如此的淡漠,仿佛并不是么大事一样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陆风心中都有些拿捏不准,此帮着传道到底准与否了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简单陈述一下有关苦尘沙的死,将之归结为苏蛇所致的意外后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陆风三人径直离开了部落,不愿徒生过多的牵扯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但就在他们到原的沙坡区域时,却不见叶梵的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环顾四,也不见何叶梵留下的痕迹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是怪了,”唐苦闷着脸,叹道:“老叶这家伙跑哪去了?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  
  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  
  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
  
热门推荐
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轮回乐园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地下城降临,我成了魔王执政官 千仞雪怀中签到,成为斗罗大反派 柯学求生后剧本错了怎么办 太古神王 最初进化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我有一身被动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