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/ 玄幻奇幻 / 仙道不孤 / 第一章 人世间的一丝善意

第一章 人世间的一丝善意

章节出错了,点此刷新,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稍后再试。

  凌晨风露重,一个少年拎着饭盒,在上踽踽独行。
  风很轻,但寒气很重,少年鼻息间喷气如雾,上衣服却甚为单薄。
  少年形颀长,眉眼舒朗,嘴微扬,眼中仿佛玉盘里两枚黑丸,分外灵动。面对寒气,他衣着单薄,却毫不在意,只仰头望着牛之间的残月,眼神中既有少年人的蓬勃朝气,又似乎饱含全不符合他这年龄的沧桑,两者竟混合成一种极其令人惊异的独气质。
  “春有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,若无闲事挂心头,是人间好时节。”
  少年摇摇头,喃喃自语:“月有缺,人难圆,谈好时节?和尚都看得这么开吗?”
  此话虽轻,却远在破庙门前等他的和尚听了个正着,和尚叱喝了一声,骂道:“臭小子,和尚又怎么得罪你啦?小小年纪,夹枪带棒,该!”
  少年吐了吐舌头,快来到和尚面前,将饭盒递给了他。
  “秋露重,师傅,您都这把年纪了,就出来了,着凉了可不好。”
  和尚差点少年噎死,大声咳嗽了两声,心急火燎地过饭盒,一边,一边骂:“小子,说么屁话!和尚龙虎猛,还会着凉?我看你小子是欠揍了,你当衲是出来你么?你脸有这大吗?衲是出来赏月的好吧!”
  少年暗笑,没有揭穿他吃货的本质,故作姿态地摇摇头,不说话。
  和尚材高大,穿着一破旧僧袍,上上下下数不尽的补丁,也不道穿了多久。脸瘦削,颔下一丛短,直立,脸上棱骨分明,让人瞧不出得道高僧的模样,反而透出一股极凌厉的气势。
  和尚背后的破庙,庙门红漆斑驳,牌匾倾倒,上面的字已经黯淡剥落,在四的微曦中本瞧不楚。
  “诗不错,有禅意,心境豁达,但衲却看不出你小子有这等心境,怕不是从哪里偷看来的吧?”和尚蹲坐在台阶上,开饭盒,大快朵颐,一边吃,一边还不忘对少年的诗评点了句。
  “和尚得倒宽,我看你一个和尚,怕也没这个心境,和尚杀人如麻,战场只闻鬼哭,哪有人间好时节?”
  “小子,讨!”
  吃饭,和尚用腻破烂的僧袍擦了擦嘴,站了起来。少年不禁一阵反胃。
  “我说和尚,你这僧袍怕是穿了二十年了吧,也不道洗一洗,我妈都说了多次了,让你有脏衣服就让我带去,会帮忙洗净。”
  “出家人,不过是一臭皮囊,有甚洗处?浪费时间。”和尚将饭盒装好,拎了起来,“吧,吃了,食去!”
  师徒两人一前一后,庙内去。两人都得极快,很快来到了寺庙后院。
  后院置简单,一桌,只椅,院中央一株郁郁苍槐,枝叶在秋的凌晨散发出淡淡银,冷峻幽。
  在后院两侧,着两排兵架,破旧不堪,上面很多兵都锈迹斑斑,以棍棒居多。
  和尚将饭盒在桌上,转面对少年,一把掀开破旧的僧袍,露出赤的上,虽然年过旬,上仍然筋肉纵横,前胸后背上刀疤叉,也不道有多少条,令人心惊。
  少年已然看惯,没么反应,自顾去旁边乎散架的兵架上,了一条小孩臂粗细的齐眉棍,掂量了一下,摆了个请势,炯炯地看着和尚。
  和尚过一把锈迹斑斑的朴刀,眉毛一掀,双爆射出两股血淋淋的杀气来。
  “进招!”
  少年面门一滞,竟觉呼吸微微不畅,他凝聚神,心灵,向前踏出,腕一抖,齐眉棍散出棍,将和尚裹了进去。
  和尚长眉垂,高瘦的材不动如,也不见动作,中朴刀已然划出一条条幻,将少年棍住,仿佛是雨芭蕉的声,棍刀相,竟似密有韵的鼓点,令人听到血脉涌动,凌晨的寒气居然也减了不少。
  少年形如游鱼滑动,来快,片刻间,院子里已经满是他的,月如水银泻地,他踏着月而行,中棍纵横,风随棍动,天地间,万物萧瑟,凉意渐。
  和尚峻冷的脸上似乎挂起来一丝欣慰的笑意,他仍未移动,只将中朴刀方寸间挥动,这样极小间内腾挪转动,凭少年动作多快,依然游刃有余地挡住了所有攻击,令少年无功而返。
  少年脸上慢慢浮起一层嫣红,双尽赤,仰头长啸,中齐眉短棍上,竟然裂出了一条条细小的缝隙,他双棍,上单薄的麻衣无风自动,一股肉眼难见的红氤氲附着在他的齐眉棍上。
  “云杀!”
  少年爆喝一声,双一送,齐眉棍化作一条蛟龙,向着和尚撕咬而来,气势猛恶,不可阻挡。
  和尚眼睛一亮,长眉高扬,大喜道:“来得好!”
  微曦的芒中,和尚上的肌肉发生了变化,以肉眼可见的度鼓胀起来,一条条刀疤就像是活了起来的游蛇,在上游不定,他中的朴刀抖动,卷起了一条小型的飓风,飓风的中心,锁定住了那条扑面而来的蛟龙,气中发出了剧烈的呼啸声,一股淡淡的硫磺气息散发在秋凌晨的小院中。
  “轰!”
  木屑四散,在边,大槐树靠两人战的枝丫如巨摇动,无数枯叶飘扬而下,仿佛下了一场大雨。
  齐眉棍化作乌有,少年呆呆看着皲裂的虎,眼神若有所。
  和尚单竖刀,长眉飞舞,赤的上一条条细小的伤痕,见了这一场不为人的大战。
  “叮!”
  一声轻响,朴刀刀裂纹扩大,截刀掉落在地,声在寂的院中颇为刺耳。
  和尚扔掉短刀,长声大笑。
  “好小子!这招不错,不错!”
  少年恍然神,忙跑了过去,拿起破旧僧袍,递到和尚的上,挠头道:“和尚,前些时上砍柴,看到一挂瀑,心有所,在那里参悟了些时日。”
  “以自然为师,自然能借天地伟力!”
  和尚点点头,欣慰地看着自一时兴起下的得意弟子,拍了拍他的脑袋:“和尚已经没么可给你了,你——出师了!”
  少年吓了一跳,忙想说点么,又一时之间不道说么,只得睁着澈的眼睛,看着和尚。
  和尚笑眯眯的穿上了僧袍,脑里忆起和少年的第一次见面。
  “咦,这里有一座寺庙!”
  一个岁的小男孩,里抱着比他还高的树枝,来到一座破落的寺庙前,抬头庙门牌匾看去,异常艰难的点着,认着眼前乎已经全磨损的字迹。
  “兰——若——寺”
  “我靠,有鬼啊!”
  小男孩扔了里的树枝,就跑,不一会儿,就撞在了一个凶神恶煞的和尚的上。
  “哪里来的野孩子,竟然敢败坏本庙的誉。你这些柴火,和尚没了,就是赔偿。”
  “和尚,要点脸好不好?谁你把自家破庙兰若寺的?兰若寺本来就是鬼庙好吗?”
  小男孩分外鄙夷。这下,和尚吃惊了,这不像是个五岁的孩子说的话,顿时起了分兴趣。
  “哎哟,那好,你倒说说看,兰若寺为么是个鬼庙?你天要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,和尚得揍你屁股不可。”
  “好,和尚,那我就给你讲个兰若寺的故事,如果讲得好,那天的午饭你就得包,而还要加上我娘的那一份。”
  “行,一言为定!”
  一一小,两人定下了君子之盟,于是,和尚听到了一个凄的人鬼相恋的故事。
  讲故事后,小男孩烈要和尚庙,和尚故事动得稀里哗啦的,死活不。
  这是多好的骗香钱的机会啊,哪能?人文景点的厚蕴啊,是不是?说,要是以后来了个宁臣怎么办?
  于是,从此之后,和尚开始有了一个移动的故事库。他天都想听一个故事,听着那些故事,让他觉自年轻了许多,也令他想起了年轻时候的许多事。
  他也不道这孩子的脑袋里怎么就装了那么多的故事。
  于是,和尚开始养起了一对母子。当然,也不养,就是他负责猎、砍柴、渔、化缘,而饭就给了小男孩的母亲,虽然从未见面,但和尚却对伙食常满意。
  于是,和尚一时兴起,又了一个关门弟子。
  于是啊于是,就这么过了年时……
  和尚嘴噙着笑意,眼前俊朗英气的男孩渐渐和年前的小男孩重合了。
  孙孤,是男孩的字。
  莲,是和尚的法号。
  孙孤,与母亲相依为命,十年前,母子俩落此地,在处小孤住了下来。
  而小孤方圆十里,只有这么一间破庙——兰若寺。
  年时,驱散了莲的孤独,让他冰冷的心变得温暖起来,同样的,虽小小年纪却尝尽心的孙孤,也因为莲的存在,让他度看到这的一抹善意。
  他年十五岁,来到这十年。在满怀恶意的这个,他和母亲尝尽屈辱心,只有在这个邋邋遢遢,貌似凶神恶煞的和尚边,他愿意与这分享一丝微不足道的善意。
  然而,也仅限于此。
  莲带着孙孤,来到了狭小的禅房,他翻开禅床上的蒲,用一撕,从蒲里面拿出一本薄薄的黄皮小书来。
  “我靠,和尚,你居然藏了一本小黄书,看不出来,你竟然是个和尚!”
  孙孤眼见,不禁大声怪起来,直把和尚气得双眼翻,好悬没背过气去。
“孽徒,你哪只眼睛看到,这是小——黄——书?”
热门推荐
轮回乐园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指点考古队,竟被当成盗墓贼 九叔:吾徒有谪仙之资 全属性武道 超神宠兽店 我的治愈系游戏 曙光战区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地下城降临,我成了魔王执政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