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/ 玄幻奇幻 / 云归雪藏 / 第八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

第八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

章节出错了,点此刷新,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稍后再试。

  “虽说这数年勤勉辅佐,朕仍需要他来预测吉凶,不是神是鬼,终归是于我大周有用的人。若真一己私怨致我大周军队败绩,可担得?“
  尖有冰凉。
  深的疲倦和无力从肢骸渗出,后占躯,汇聚成黑的渊,息从的肺腑里一点一点的逼出来。粘稠的空仿佛在封堵的呼吸。
  “如用,岂不是让他人耻笑,也耻笑用的朕?“
  眼的黑雾一涌在眼成为斑斓的狰狞画面。武则的话如掷空谷般荡在的脑海里,夜叉低语般响。背上冷汗涔涔。乎没有稳,木支撑着飘摇的身躯。
  一晚婉儿睡的不,闭眼除了牡丹还有女帝漠的。毒药,白绫,寒刀剑,淬毒的匕首,不何处的暗箭……更多的时候是在着一个漆黑的深渊,为太过黑暗而出现了斑斓的幻彩,化成为狰狞的面具,怒吼的兽,多的时候是一双静静与对视的眼。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。
  在名为死亡的崖边,摇摇欲坠。
  这话烈风般推悬崖,终于将无足之地。
  死亡令里的不甘膨胀了千万倍,乎胀痛了魂灵。深藏于的恨混着悲伤大了。
  恨着杀了祖父的世隐,恨着不够大的己,也悲伤着未能完成的己。
  “是还有一个选项。”而如辟鸿蒙般,不带感的声音连带着尾音冷般划破混沌的间。
  骤惊觉,如触火炭般迅速收伸瓷瓶的。
  “下,着他死。”
  空里的负一瞬消失,周遭影,鸟鸣和树叶的摩挲声到世界里,如刚浮上水面的溺水人一样喘着,抬头没能信己听到了什。
  女帝的声音淡淡,到无甚波澜的声线。
  低头了一眼婉儿,随扭开着墙上的字。刹间视线在半空里对撞,武则火红的身影灼烧尽了耗尽力的遗憾。深渊闭上了他的眼睛。
  “不是复仇吗?为了的祖父,所说的书名家。“抚摸着字画焦黑的一说着,桌上白瓷瓶转莹莹的,书帖里的“翰墨之境”墨淋漓。
  “世隐不是一个单纯的卜,他的背后肯定有什人。我不他来长安有什目的,也许不是。
  “太子乾的案卷和史书的记载我翻过,世隐的身影总能在达官贵人,要大臣的身边出现,留下蛛丝马迹。蛀虫虽,亦可坏大业,时将铲除定会打草惊蛇。朕还要让所有觊觎铭刻于骨,”顿住。屋不何时堆阴云,了声闷雷,似是神的威严。
  “长安,是朕的长安。”
  婉儿时拼尽全力才了圣后在说什,字句春雨般轻轻巧巧的落在湖荡一点点涟漪。
  “的才华当不应用于刺杀这项无甚水准和风度的上。不为许多人所,朕有应对,而的务仍是辅佐朕。“
  说这句话时,武则盯着婉儿的眼睛。这时已不再是个上,而是一个风发的女子。的眼睛深的地方燃着火。
  的眼睛说,着我,不要让我走偏。
  从始至终是圣后在说话,运的轨迹无法预测。似乎刚才还在垂死边缘,现在就一拉了刻与地。一握着世间权柄的,一个赐予义和存在的人。
  像黑暗处有了亮,像笔画的联结有了义,到“如可以下“这身的义。后缓缓拜服,额头触冰凉的地面,有一点泪水滴在眼。何况的来就是女帝给的。
  畏惧死亡的人一定是还有对生的希冀。
  “上官婉儿听谕。“武则步到婉儿身,两交叠俯视婉儿。门是安静,有微雨将临的悉索声。
  “臣在。“应着,声音带着颤抖。
  十岁时初见的景出现,君臣到了的置。
  弈星望着面的木门紧抿着嘴。
  侍卫不会为他的脸难而让开,依旧王屋太行般横亘着。
  他来晚了。当急促的脚步踩着窥探的视线从宫尽头奔往这里时,他能到的有缓缓上的木门和上官婉儿的背影。
  随后就是咔哒一声门关。他锁在门,他的半个世界在门里。
  他听不到里面的谈话声,这让他越来越烦躁。于弈星来说这不见。
  “棋场上若是紧张了便无法寻得应对之法。”长安城就像一个棋局。他了师父说过的话。
  没关师傅不会说错。这样的话棋是下不的。他对己说着。而他的里仿佛开了一个孔,微冷的风穿过,带着一阵不主的收缩和悸。
  一声门响。
  他豁抬头,踏上后侍卫拦住,武则感受到了弈星投来的视线,灼热的锐的。饶有兴味的着他仿佛识到什的退后行礼,后开口:
  “家师言己言辞不敬致上官大人出,望陛下为我大周,存爱臣之,抚忠志之士。”
  面容隐藏在阴影里,声线无波澜。谁的出这句话没头没尾说的急,却碍于己的身份而不得不说。可是没办法啊,就是他生里个要的人,一个以一身黑白撞进他的世界后点染了繁花胜景的人。
  到底是少年人啊。武则感叹着,说“朕有考,请师父生歇息便是。”转身挥,银甲的侍卫披挂着一身铿锵走远,弈星躬着身送陛下远,潮暗的空里的背影和今他见到的所有背影一样,仿佛承着什恢弘的东,带着毅和决绝。他所见的所有人坚守着己坚守的东,有他像个孩子一样能着人的背影徒劳的奔跑。
  有他一个人,什来不,什不,什不到。
  上官婉儿抬眼着挪到眼的少年,少有的,两人是一脸疲惫的样子。混沌的给两人的面容打上模糊的阴影,仿佛留白的水画,有着深远的迷蒙。
  “来了?”和他的玉棋子,的松烟墨一样冷的寒暄。
  “嗯……”弈星应着,着面露倦容的婉儿,打着的面,虽有苍白还有精神,他张了张嘴,喉间堵着多的话。对不我来晚了。对不我没陪着。没吧?
  “陛下……”
  “哦,没的。”
  后场间再陷了沉默。有多的话说,应是庆幸的时,屋内两人却无言的盯着脚下的石板。
  “怎来了?”
  弈星什似的掏出张折的方方的纸递过婉儿,着一点点开,轻声说着“为有间可容我。”的尖顿了一下,挺了挺背,似是为了咽下一口疲惫的叹息打精神。
  “这是囚室。”长安城是囚牢。转而收张纸置怀中,着这少年国脸上的迷茫将要从眉的锁里冲出来,声音再不主的柔下来“要出走,云中漠也,三分地也,传闻里的稷下也。这世上未曾见过的风景有多,未曾见过的人也多。”不必拘于长安,也不必拘于我。
  弈星蹙紧的眉头仍未开,“师父说纵横十就是世界。”
  “棋盘再大也是棋盘。”而没说的是棋子便可以到棋盘的何一处,也是棋子。棋子就是可以为人所驱,为人所,所仅有方寸,所有不过。已成定局固守一隅,为敌所灭,子收官,要终局,棋子就失了义。感到眉有点痛,低着头按着。
  “我终究不同,我与大人谈非我,今后万望……“的话还没来得说完就愣住了,为弈星缓缓蹲下抬头着的眼睛。
  风声响像破碎的琉璃。
  怔忡的着他的头发,没有再说话,抿紧了嘴唇,伸出,白玉般的拂过额顶,发梢,下颌……婉儿才发现他的头发有一种靛青的颜,蓝的像是国画家笔下的洛水。
  弈星的眼里满是湿,孩子一样的。曾与他弈棋,曾与他习字,曾经抚摸发上梅簪的。
  婉儿倾身,如瀑的长发落下。
  尖掠过他略高的颧骨停留在无助的眼睛上,掸泪水。他到墨瞳孔深处的不舍。
  言语就虚妄,更何况是谎言。
  的掌覆上他的脸颊。窗的雨适时落下贴地掩住了泪水滴落的声音,一片有彼的安静。
  泪水棋子。元大。填不满一个棋格。滴在地上轻悄悄的,像是梅花上的雪化了滴在地上。
  这是什呢?棋盘上没有。纵横十里也没有。三六十一个棋格里也没有。过每一年的三六十里也没有。
  师父像说错了啊,也说错了。这是寻遍下也没有的东。
  这是为他而的泪水。
  久久,久到这场春雨歇下,长亭短亭送了对离人,灞桥的柳刚刚抽出芽,不谁的酒杯里浊酒未饮,谁对着谁许下年华。在之后上官婉儿着木门,初晴的阳照在门上斑驳着,呆呆的着门,仿佛谁会进来,刚刚离开。
  一弈星走的时候没送,是听得个少年的脚步声远,己走到门边倚着,静静的着早已消失的身影,着他走时所说的一句无奇的“我走了。“有恍。
  之后,国就离开了长安不往了何处,有人说他东渡扶桑寻棋高对局,有人说他归故土不久就会再度归来。总而言之个的少年成为一个的传说,除了。
  许久阳爬上来刺到的眼睛,伸挡,着边缘透的掌没来笑一笑,后走屋中着务。
长水阔,地旷达,且待着吧,待黑枝白雪里红梅再开,待再逢。
热门推荐
指点考古队,竟被当成盗墓贼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轮回乐园 我的治愈系游戏 星门 地下城降临,我成了魔王执政官 千仞雪怀中签到,成为斗罗大反派 太初 斗罗之暗暗武魂 虫群法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