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/ 玄幻奇幻 / 云归雪藏 / 第六章 宫道边

第六章 宫道边

章节出错了,点此刷新,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稍后再试。

  牡丹枝从漆的墨里伸出,带起的黑雾一点点淹没方正厚重的砚台,向雪的宣纸上漫延,在晦暗的天里燎原吞没了劲直的墨字,然后慢慢的攀上了握着紫毫笔的玉,暗紫的盘垂在臂上,心还在吞吐着黑雾,看着毫无,然而执笔的女子似无所察,眼神迷茫的看着不断凋落,又不断生长的牡丹。
  有么东轻轻划过的,冰冷粘腻,不似瓣,似蛇鳞。女子突然到臂轻微的刺痛,皱了皱眉,下意识看去,一道血痕隐约浮现,血珠滴落,开成这方暗沉书案上的梅。
  啊又是这样。
  觉得有点累。从书库的小女孩到如的内舍人,从头到尾都没有摆脱过这个噩梦。
  静静的看着盯着如墨水漫溢的黑雾等待着醒来,等待着面对未知的未来。的游移着,却在头看到自的毛笔时顿住了。
  执笔自然是要写字,紫豪的笔触也顺从服帖的停在宣纸上,墨笔沉静在的宣纸上。这数日夜里都在临帖,但这是第一次看自写的是么。
  画,点,横、竖、撇、捺、折、弯。
  是个永字。
  只差一捺。
  提腕运笔,逆下转上,稍顿后转锋向右下,顺势逐渐铺毫……早已融入骨血的动作连贯无比而不带犹豫,笔触逐渐展开捺下,拖曳的墨里闪着微。
  不知道这一笔写下去会发生么,只是记得,这字开始写了,就一定要写。
  然而就在这最后一笔成之前,那牡丹次怒,又一次无边的黑暗吞没。
  “呜——”
  极其微弱的哭声刺醒了,耳鼓在不停的响,头有些痛,上官婉儿了片刻看边的景象。案,笔架,细雨敲窗棂,炉里微弱的火行将熄灭,只是残喘着火。天似是要亮了,模模糊糊的一片,裹着哭声也模模糊糊的。声似乎是连翘的,断断续续,和雨一样。
  婉儿叹了一气。昨夜羽军把“送”梅园,开院门的时候,这两个自进梅园就没见过么风雨的小孩子兵甲的肃杀惊到,颤抖着扶了婉儿屋,听得门掩上的声,二人急忙询问发生了么事,却婉儿笑着敷衍了过去。
  还没想好怎么排两个小家伙。
  这是上,除了那个家伙以外最亲的人了。奇怪,也不过……年吧?
  明隐正当红,虽说不是朝堂重臣,也是女帝下的人物,不知道他那神乎其的推演之术是如何到的,但知道的是女帝的图谋里还有这个人的存在。刺杀大臣,泄露机要,啊,朝堂上囿于那些男尊女卑的大臣许是要落井下,流,黥之刑乃处死都有可能。希望陛下给个痛快。苦笑。
  连翘在后怯生生的说“大人您的要去国吗?”
  婉儿看着镜子里的自,面有些苍,阴沉的风试图寻隙而入,摩挲朱漆的窗棂发出呜咽一的声响。
  “嗯,是啊。”轻到险些淅沥的雨声截断。
  又是一阵长时的沉默。
  连翘忍住自的眼泪,“那大人万事当心。”拂过婉儿的黑发,话语末尾带着颤。
  浅的天幕转亮,细碎的风从天上翩然降临,拂得鬓的发微微颤动,也拂一声叹息。
  啊,有点……不甘心啊。
  弈星看向天的视线,看着明隐一撑着头摆弄着桌上的纸,墨笔点在行墨字第四行不知点了。他知道上官婉儿和明隐战了一场,一边对师父只了轻伤而心,另一边也为婉儿未知的命运而忧心。他着欲言又止的状态已有夜,然而一早起来怎么也没说出个所以然,只有张结舌的看着胡乱的墨点来多,涂掉了写下的么字。
  “上官婉儿不会死的。”他自语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,弈星的眼里擦出亮来。
  接着他师父抬起头来冲他笑了笑“我就是个命的,不值当的。”然后起搁笔,把涂了好些墨痕的纸一折折到弈星上,“去告诉陛下,下官言辞不慎冲撞到了上官大人,为了大稳,还希望陛下存谏臣,抚忠良啊……”
  “嗯??这就好了啊大人?可是差点把你……”脆的声从檐传来,阿离坐在屋顶上,两撑着瓦,话语里的不平和不满迎着两道转瞬消解无声。
  明隐眯着眸子背着看向,阿离语塞,扭头看弈星,后者眼里的焦急快要烧出来了。
  “啊啊,好啦好啦随你们啦!“看向灿为顶的皇城,初春的阴天把黄滤成枯黄,景致也萧瑟,令不满的哼了一声。
  “去吧。记得把纸给上官大人。”披着山水的少年看着师父消失的背,听得面的碰撞声渐渐消失,像剧开场沉的鼓。
  等弈星送师父的消失在房门,他扭头冲阿离激一笑,然而只看到淡枫的马尾和张脸的轮廓,沉默的侧看上去很是不爽,缕发丝飘着,也就咳一声,快出门去了。
  踏着一声不可闻的叹息。
  “喂谁啊!”
  “路长点心啊!”
  “诶诶我的茶!“
  朱雀大道上,弈星不知在这热闹的大街上踩了多少人的脚,撞了多少人的肩,然而当他们愤怒四顾张望,却总没有发现那个不小心犯错的少年,也挠挠头继续各各的路途。他的虚幻一穿过坐满客人的茶水铺,载着显贵的车辇,吵嚷的人们,和漫长的大道。
  这绵延的路仿佛不到尽头一令人焦虑。
  师父不会出错的。师父没有说错过。
  心焦的少年一边胡乱想一边笔直前行,却没成想与一个笼在黑袍里的人撞个满怀。
  “嘶……“他退后揉了揉有些痛的鼻梁,着头道了歉绕开,动作流畅自然,衣衫带起的风把那人的“没事吧”三个字吹的离破碎。黑袍人愣了愣,抬起头看着他的背,黄的流得钻过帽檐,把他的额发照的加闪耀,碧蓝的眼睛送着他离去。随后雕塑的脸上浮起一丝微笑,向反方向去。
  弈星没有想过为么会有人可以看到得窥棋道的他,也没有想过为么那句“没事吧”的有些奇怪,他只知道早些见到女帝,也许事情会有转机。。
  这样他就能救下。
他一路小声念叨着,一边冲出最后的人群,靴子踏在板上,流骤然穿过云层,宫城的顶流溢,他的背宫墙的吞没,像是进巨兽的中。
热门推荐
指点考古队,竟被当成盗墓贼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轮回乐园 我的治愈系游戏 星门 地下城降临,我成了魔王执政官 千仞雪怀中签到,成为斗罗大反派 太初 斗罗之暗暗武魂 虫群法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