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/ 玄幻奇幻 / 云归雪藏 / 第一章 若世有黑白

第一章 若世有黑白

章节出错了,点此刷新,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稍后再试。

  上官婉儿沉吟着,墨玉的棋子绕着青葱般的尖缓缓盘旋,透过窗棂的阳在穿过棋子时,漾一片幽深如碧潭的绿。一身素服白衫,细却是胡服,窄袖口,领口衣襟滚着宽锦边,左衽,着似是男装,一双点漆妙目,两笔松烟细眉,面容带着宣纸般的柔弱,脱脱书墨里走出的女子。
  有“内舍人”之称的上官婉儿,现在陷了某种困境。
  面的棋局已近终局,貌似势如破竹的黑棋左冲右突,却深陷于白子无声的包围之中,仿佛沉默的军队围困了桀骜而伤的龙,木纹的土地上着玄黄的血。眼人得出来,黑子势已尽,后的结局浮在棋盘上,半遮半掩的带着貌似可以挽的希望。而眼的种种是这个男人一布下的。
  仔细思索,静的脸上无颓,有细细的眉上渗的汗败露着穷水尽,棋子已经攥在中,经水打磨的玉石子触感微凉。
  长寿元年腊,国净的阳圆窗精细的裁剪,沿着纵横十淌,淌在黑白子的水里,淌在宫城里这一方青砖红梅的世界里。
  棋待诏安静的眼里,上官婉儿的眉头越蹙越紧,缕发丝垂下,像是生宣上随勾画的水墨。
  难翻盘。太难了。尽力挣扎,试图守住这场战争里的一隅。
  不过思索地结有一声喟叹。
  赢不了是为纵横十里的宇宙?到身为棋待诏的他曾经说的话。
  “如没有见过大千世界,没有见过人间的喜怒哀乐,笔下描绘的就徒有。”
  嫏嬛书库满是故纸息的记忆里,有抹涂鲜的醒着,要追寻的东,要摆脱的东,在大千世界里。
  会在棋的万千里吗?
  禁不住抬眼,男子黑发随束在脑后,神,与说是潇洒飘逸不如说是无于。进门一刻钟,仍旧没有脱下仿佛绘着千里江的淡蓝大氅,仿佛是觉得己不会久留,无礼的令人恼怒。而两人不在。在某种义上他们是一类人。虽婉儿这数已经习惯了他这样,甚至无聊的时候过夏他会不会也这穿。
  他的目触碰到婉儿目的一瞬间便移开,一双清眸转长长的睫毛之后,像隐掩上柴扉,闺秀阖上朱门。令人空留遗落的怅惘。
  和往一样。
  “也有下棋的时候能偶尔这双眼睛。”上官婉儿突觉得无聊赖,随一掷,换了个随的坐姿。棋子叮当,玉石的脆响,窗,梅上的雪簌簌的落了,砸在地上,溅一片银珠。
  “我认负。”
  “上官大人棋力精湛,更算力惊人,在下也赢的十分辛苦。”这一番话片刻后响,语,有紧张,似已在腹内藏了久,而落在地上却还没有雪落的声音。
  “不用敷衍我,还没认真下吧。”
  “大人何出言,在下真的不白。”弈星的眼神生了般不曾从棋盘上移开。不是掩饰尴尬还是单纯紧张。
  “还是和扶桑的对弈较酣畅淋漓吧?”上官婉儿没有望过得到答,换了个问继续发问。靠着椅背,凤目眯着,盯着棂窗上的纹。
  弈星的呼吸了一,没有答,屋子里顿时充塞了难忍的沉默。
  “陛下这仍旧勤勉批改奏折,王孝杰站稳了脚跟,安镇的增兵也已经到了,来里也会安定不少。狄大人应该近就会成为大寺卿,目没有动作。李白还是不在哪里,有人说在稷下里见过他,谁个醉鬼要什。长安的歌楼里出了一个歌女,琵琶弹得挺,陵的少年砸了不多少宝银,也不砸了长乐坊多少桌椅。就是这样,里呢。”对他的沉默习以为,玩着己的头发轻声说。
  若是让旁人听得这番话,怕是要惊掉下巴。数王孝杰征战大胜吐蕃的仅有皇室和高层,虽不是需要隐瞒,对于世间来说还是秘密,狄仁杰的职,神龙不见首尾的李白的所在……能得庙堂江湖大的,也有上官婉儿,这女帝在人间的眼目才能到。就是不为什会告诉一个的棋待诏这。
  “我……”少年沉默了一会,一开口一副沙哑的嗓子,连忙咳了咳端早就冷的贡茶水润了润嗓子,棋盘上纵横捭阖的男子一出棋局就变成了单纯的少年。
  “师父这两,还是……养牡丹,排卦,偶尔对着个镜子发呆……就是,出了一趟……”
  “哪?“的声音漫不经的,却掩饰不住冰冷如砚石的语。
  “听说,是了……歌楼……”少年有点畏缩,大概是觉得这个答案不可能让满。
  “……”是沉默,他悄悄抬头,掀开眼帘,到上官婉儿的脸上布满诧异。
  “不过,不过让我找师父的书札我找到一份……”在不过待要询问时,他补救似的掏出一册子,递在方才黑白子的战场上,少年少女的腕有一瞬间一同在了黑白交缠的棋盘上。
  过就开始翻阅,仿佛急切地要找到什,的快从急切变成疑惑,眉头锁紧,像两交缠的墨。
  “我偷偷抄了,这才拿过来……”弈星着中不住翻动的书页,张了张嘴让当,毕竟己誊抄数,装订也不是完善,以的子说不定……是,后还是咽了。他不过是个棋待诏。
  不会书册岌岌可危的声响,他专上官婉儿后的步棋来,无的棋落在了星,若真是这样落子会如何呢……不会有大影响,嗯,这样也罢,不得贪胜不可不胜。
  他开始从头这一局棋。他没说谎,上官婉儿的棋力确实不差,否则也不能营出这等迅猛的棋势,如三十三……他的眼神余里一点白瓷似的带偏了一下。是对坐的婉儿捧书的腕。素和旧纸,有一种诗的美感。
  若世有黑白,一定是佳人的眼睛。
  于是,晋国弈星,在屡屡走神之中,开始了他己中的棋局。
  也不过了多久,影移,门的丫头连翘迎春一脸焦急,却怕扰了大人谈,毕竟大人再三调不要吵,是圣后刚来了封笺,这这这可让两姑娘着实着了慌,扔下堆的雪人逡巡在门,这已经是一刻了。连翘要一咬白牙敲开门的时候,关了半的门突打开,个午后便从翰林院来的棋走了出,举敲门的动作便变成了一头撞到了男子身上。顾不上他略有惊奇的面容,连翘便跑进门笺递给了上官婉儿,略显紧张。
  拆开,婉儿一圣后的字迹,在屋内叫
  “弈星。”
  “在。”
  不为何没有离的棋在门恭谨行礼。
  “三的牡丹花会,可。“
  “……是。”
  他迟疑片刻答应,行一礼,抬了一下头,退了出。
  “们也吧,我也不在这里。”上官婉儿微笑的对着这两个丫头说,后着两人高兴的跑准备一应杂。面上的微笑一时消失,揉了揉眉,感到有无力。
  “啊狐狸尾巴不找啊……”伸个懒腰,娇憨的动作终归冲淡了有点冷的英,是视线穿过屋顶厚沉的梁,檐上的吻兽,落在了不何处。
  书里记录了世隐从到东的游记,芍药的作,排的卦,甚至还有弈星说的歌楼之行。
  这样一记和何一游记,图鉴,笔记没有何区。
  了歌女似乎非寻来,而对于的夙愿来说一个歌女是不是可能和皇亲国戚有关真的不要。
  不过个家伙也能到这了吧……苦笑了一下,为己的犹豫和迟疑。
  “毕竟是个人啊……”后翻出一条陈旧的安慰己。
  园里薄雪屋里已经满是黄昏紫红的,像是盛开了满堂醉人的的牡丹,环住己,着落里沉黑暗的书箧,案上未的笔墨,眼里燃着摇摇欲坠的烛火。瑟缩了一下,感觉吹过堂屋的风有凉。
  “祖父,我该怎办……”一声呓语,散在晚风里。
  弈星绪一难。这在他踏出皇城门时依旧不改。
  个喜欢穿素的女子,眉目如画,冷酷扭的女子在午后慵懒的阳里埋首在书册里时,突低声说:
  “如我……”
  他抬头,捉到眼底闪过的苦涩。
  他没能说出何话语。
  弈星转身着朱红宫墙尽头的院,远处大殿打的灯笼像巨兽浊黄的目,的寒风像沉的呼吸。
  实他没有抄完,为他翻到末页时,为眼所见深深惊愕,后莫名慌,终决定弃。
  “如世界上有一样东家喻户晓,一定是书;
  如世上有一样东无人可,一定,也是书。”
令他惊恐的不是这句读不出感的句子,而是与工整词句完全不符的,近癫狂的墨迹。
热门推荐
指点考古队,竟被当成盗墓贼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轮回乐园 我的治愈系游戏 星门 地下城降临,我成了魔王执政官 千仞雪怀中签到,成为斗罗大反派 太初 斗罗之暗暗武魂 虫群法则